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人文

名字里帶“春”字竟會成為話柄?這個字的字形演變也十分有趣

2019-01-20 09:41 編輯:TF021 來源:北京晚報

年幼時我所居住的眷村,家家戶戶都是竹籬泥壁,只在農歷新正之前髹漆了門窗,貼上春聯,顯得有些亮眼——那是我識字的開蒙之處。父親喜愛的聯語也就那么幾對,其中有“一元復始,大地回春”。旁人家也貼寫,但常見的總是“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對仗比較工整。父親說萬象更新不如大地回春好,因為:“里頭藏著我兒的名字!”

作者:張大春


序跋選粹 理想國/天地出版社 《見字如來》

由于字形演化、改變的緣故,春字在不同的字書里被歸為不同的部首。東漢許慎的《說文》將春字歸入“艸(艸)”部,這是因為小篆的春寫成一個“艸”頭,底下一“屯”,“屯”下一“日”,這個字的原初之義是個動詞,讀若“蠢”——也并沒有愚笨的意思——所指涉的,乃是振作、出動。“屯”既是這個字的注音符號,也兼具表義的功能,和上面的“艸”字頭一樣,象征草木之初生。

到了隸書和楷書里,春字大致定了型,字頭就和“奉”、“奏”、“泰”、“秦”、“舂”同化了。看來都是“三”、“人”的組合,隸書多將那人字底下的兩撇和三字的最后一橫劃斷開,看來像兩撇八字胡;楷書則讓這個人形貫通而下,顯得神完氣足多了。

無論如何,“三”、“人”合體,是將原先形狀和意義根本不相干的初文符號硬生生統一起來。比方說:“奉”字原先寫的是兩只手拱捧一物,“奏”字在石文里則是地下帶根的三棵草,“秦”是雙手倒持著已經結實的禾穗,“舂”字的金文非但有一左一右兩只手,手里還拿著杵,往下頭的臼里搗粟米。可是一旦同化了,就一律“三人行”了。

我聽到最荒怪的一個解釋是:人之為物,可以貫通天地人三才,而“三”的三連劃,就是《易》卦里的陽爻,所以才會說“三陽開泰”。實則這個“泰”字原本與八卦、術數一點兒關系也沒有。在石文里,這個字的上方是個“大”字,也就是這“泰”字的聲符;中間左右是兩只手,底下的符號更清楚,就是水。雙手捧水,取其滑而易脫,多么流暢?多么亨通?

但是老古人造字立說,未必不可通假附會。讓我們回到春字來看一看,會發現《易經》也不是全然沒有立足之處。在《說文》之中,許慎訓春字為“推也”,以時序而言,冬天的寒冷之氣,到了立春之后轉溫,草木到此時也競相生長,這是大自然給造字者的啟迪。而《易經》的“屯卦”也有萬物充盈其生機而始生的意思,人與事,無不在此時萌發。

萌發是多方面的,君不聞廣東鄉親稱禽魚之卵為“春”,連江浙方言里也有一樣的字匯。至于酒,出于冬釀而春飲者亦名春,今之“劍南春”就已經相當知名了。唐代李肇的《國史補》記載過更多,包括郢地的“富水春”、烏程的“若下春”、滎陽的“上窟春”、富平的“石凍春”等皆是,看名稱就消得一醉。

很多植物于花名而外還叫做某春、某某春。像是罌粟,別呼“麗春”;芍藥,復名“婪尾春”;牡丹,又叫“壽春”、“紹興春”、“政和春”、“玉樓春”、“漢宮春”;至于“獨步春”,這是荼蘼,“開到荼蘼春事了”,二十四番花信風的休止符。

名字里有春字偶爾也會成為話柄,我三十歲不到就被人呼為“春公”,這絕不是尊稱,而是以諧音為不雅的聯想,我也只能“阿Q”地把“春宮”設想成太子之所居。不過,命名曰春畢竟占有便宜之處,我每年幫好幾百位朋友寫“春帖子”,幾乎都少不了“向陽門第春先到”、“春風大雅能容物”、“繁春到此是文章”之類的句子,感覺自己果然身在每戶人家,真是福澤廣被。

 

(原標題:紛紜眾說到繁春)

來源:北京晚報

流程編輯:TF021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阿里彩票群 昌吉市| 南康市| 英超| 肇东市| 开化县| 义乌市| 龙南县| 连州市| 曲靖市| 陆河县| 翁牛特旗| 阿城市| 南安市| 古蔺县| 台中市| 万全县| 阜新| 海南省| 滦平县| 沾益县| 中江县| 达孜县| 曲水县| 新密市| 波密县| 嫩江县| 苏州市| 潢川县| 界首市| 内黄县| 恩平市| 绩溪县| 万源市| 青铜峡市| 三穗县| 明星| 迁安市| 黎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