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書鄉

古往今來無數人贊頌過春天 孩子筆下的春天有別樣精彩

2019-04-13 11:22 編輯:TF022 來源:北京晚報

春天到了,萬物復蘇,同學們一定也感受到了春天的迷人韻律。春天,代表著燦爛的陽光,伸著懶腰的草木,風姿綽約的花朵,更代表著萬物生長的勃勃生機。古往今來,有無數人寫過贊頌春天的篇章,但春天的美,是永遠也寫不盡的。本期,同學們繼續在春色中徜徉,從不同的角度寫出了自己的體會與感悟,不僅有對美景的欣賞,更有回憶與深思……

編者:白杏玨


《春日港灣》

王奕萱(15歲) 北京市一七一中學高一(6)班

清明踏青

陳思羽(14歲)

北京市首師大二附中初二10班

正所謂“梨花風起正清明,游子尋春半出城。今日我便探春,賞櫻,肆意去了,探尋春的氣息。

萬物舒展著蜷縮了一冬的枝丫,欣欣然張開了眼,大地朗潤起來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小草,綠意盎然,雖還很孱弱卻挺著小小的腰桿,笑迎春來,露珠在其上應和著陽光,晶瑩透亮。櫻是綠肥紅瘦,粉黛佳人,已沒有初春時的倦意,綻開了笑魘,枝條向外延展,朵朵櫻花便嵌在其上,雪白里透著紅暈,似裙擺般飄逸,片片花瓣簇擁著鵝黃的花絲,嬌艷欲滴,使我心生愛憐。明媚的微風襲著花香徐徐而來,花瓣像極了靈動的少女,旋轉著飄落。吹面不寒楊柳風,風里帶著些泥土的氣息,混著青草香,像母親的手撫摸著大地,幽幽的迎春花迎面而來,花開的絢爛,一朵一個姿態,一朵一片芬芳。走在繁茂的黃色花瓣的迎春花中,我窺見了一點新綠。這些仿佛是一個美麗的人兒穿上了帶綠色花邊的黃色舞裙翩翩起舞,她是春的使者,報告春的消息。

而人們呢,也都趕趟兒似的出來了,舒活筋骨,抖擻精神。我忽見一尊雕塑,一位女子吹著笛子,頭發隨風飄揚,嘴角微微揚起,也不知是否是巧合,忽聽見悠揚的笛聲,緩緩的漾進我心,我循著笛聲探尋它的蹤跡,只見一座孤亭兩位老者,一位在亭前打太極,一位在亭里吹笛。打太極的老人頭發已雪白,可身體依舊硬朗精瘦,目光如炬,銳利而堅定。笛聲清亮悠遠,入耳不由心神一靜,他和著笛聲起式,只見他中間一站,氣勢如虹,他的手似乎在摸著一個無形的球,摸時仿佛與這笛聲融為一體,飄渺虛無,輕盈,但好似里面潛藏著無限的力量,隨時可能迸發而出。隨著笛聲漸快,他的動作一頓,弓步推掌,而后雙手往上提,整個人的精氣神仿佛也因此升華,嘴角微微揚起,一只腳在地面劃出一道清逸出塵的弧線,砰的一聲,看似很輕,蘊藏著巨大的力道。笛與拳相輔相成,我為之贊嘆不已。

沿著湖岸向前走,前方是健身廣場,運動正如火如荼的展開,有的在踢毽子,一個人左手拋出右腳踢出,毽子畫出了一條優美的弧度,另一人向后伸腿,往上一蹬,動作輕巧,毽子又飛向天空;有的人握住雙杠,用腿帶動身體,前后悠蕩;還有的在舞扇迎春,時而低眉抬腕,手中扇子合攏握起,矯健典雅,有時忽轉手腕,扇子打開,隨著身體擺動,如行云流水,自如暢快。

草長鶯飛是春,微風拂面是春,一年之計是春,清明踏青尋自然之趣,探生活之活力。

玉蘭

季初儀(14歲)

北京師范大學亞太實驗學校八年級5班

大風驅走了漫天陰霾,天終泛藍,云潔白如洗,艷陽高照。

吃完晚飯,徜徉與校園之中。霞光映襯,嫩芽掙脫了泥土的束縛,奮力鉆出了地面,在陽光下耀出淺淺青綠。

空中驀然飄來一陣芳香,淡淡的,卻很清新。仰頭一看,白色的玉蘭不知何時盛開了。金色的陽光灑向四方,為原本白凈的玉蘭鑲上一層金邊,愈發耀眼。可它似乎不在意那象征榮華富貴的金光,絲毫不顯自傲之情,反而將它的花香托福給清風,任其彌漫到遠方。

旁邊的紫玉蘭也含苞待放,只可惜,它們怕是等不到白紫相間的一天了。雖不像曇花一現,便落紅無蹤,但玉蘭的花期也實為短暫。可明知自己數日后便會落花滿地,它卻仍不留余力的釋放香澤,即使有朝一日白色的花瓣隨風輕落,仍會寄清香于花瓣,愿人間滿是芬芳。

我在它面前佇立許久,清風拂面,吹過發梢,卻也悄無聲息的帶下來幾片花瓣。我知道--這意味著留給玉蘭綻放的時間所剩無幾。

可她不為所動,還是盡情的揮灑,釋放,傲立于校園之中,大地之上。

我想,即使待到花瓣稀落,化為遍地繁星,它仍會抱有樂觀心態,未來年短暫的繁盛蓄力,迎接更好的明日之光。

玉蘭如此,人亦應如此。

時光總會在不經意間悄然逝去,不曾停留,不曾復返。那么,為什么不在還擁有充沛精力的芳華年少之時多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呢?蘭花易謝,青春易逝,今日無所作為,明日悔恨已遲。

把握好自己的時間吧,或為今日之盛開不留余力,或為明日之綻放養精蓄銳,莫要讓時光在恍惚中離去。

天已漸紫,漸黑,玉蘭芳香依舊。

向死而生的力量

周潤桂(14歲)

北京師大附中初二(16)班

迎春開了。

它的花瓣,閃爍著太陽的光輝,它的枝丫,流動著生命的光彩。我知道,春天來了。

藝術源于自然,在花園這座高尚的“藝術殿堂”里,我駐足傾聽萬物演奏的春之圓舞曲。

園圃便是舞臺,在這里,一向慣于沉默的爬山虎悄悄地伸出來胳膊;薔薇,穿戴著粉紅的裙擺,珠光寶氣,熱烈地在風中舞蹈;牽牛花,揚起喇叭,吹奏出生命的贊歌;桃花與杏花,也盡情地展現著自己的風韻······

青草也加入進來。他們躲在“幕后”,甘當伴奏者。細聽他們的聲音,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妙--有“陽春白雪”的美,那是太陽與甘露的結合,也有泥土的芬芳,那是無數落葉,用生命奉上的乳汁。

高大的喬木,自然要以更加沉穩雄壯的方式演奏,于是,他們敲響戰鼓,嘩嘩聲響徹在這一片天地里,驚動了蟄伏的蟲子。

自然以獨特的方式支持著音樂:他派來風,吹動墻邊的竹子,竹葉的吟唱,縈繞著舞臺前,臺上的繁花,在各類伴奏下越發的興奮,舞之蹈之。

可轉瞬之間,自然突然發起狠來。只見遠處的天邊翻滾著云墨,霎時間,晴空萬里成了暴雨傾盆。雨珠無情地轟炸著舞臺,摧殘著美好。我“痛心疾首”,想告訴薔薇、告訴喬木們:“低一低你們高傲的頭顱,別與著風雨對抗。”可即便我聲嘶力竭,他們卻也無動于衷。

演出仍在繼續,在暴雨中,那春天的聲音更顯悠揚綿長,楚楚動人。暴力可以摧毀美麗,可雨過天晴,美會在落英繽紛中重生······

“嗡--”蚊蟲聲吵醒了我。我睜開眼,望向四周,一切都是那樣安詳平靜,絲毫沒有毀滅的跡象,我喃喃自語:“原來那不過是一場夢。”

“明天可能要下大雨了,”健身的老人說,可我卻不再激動,不再擔憂,我知道,明天會是一片枝折花落,“綠肥紅瘦”,可我更知道,百花將在風雨中完成最華麗的謝幕,而后重生。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春天過了,下一個春天還會遠嗎?

人們常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并因此頹廢,可植物們明知自己的命運,反而“向死而生”,展現出春的生機,這點,我們要向它們學習。

驀然間,一只蜜蜂飛向了遠方,滿載著繁花的希望與春天的夢想。

春天的銘記

杜欣然(14歲)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學初三10班

春風暖人,一夜間,院中、校園里的玉蘭花又開了,盛放著,純凈的白、淡然的粉、浪漫的紫……她們似乎笑著,輕聲贊頌著春的生機。屬于春那恬靜的芬芳,載著思緒回到了那株我銘記心底的玉蘭花樹下,四個孩子快樂的時光。

初春,惠風和暢。放學歸家的我扔下書包,便又迫不及待地沖出家門。外面的一切都在享受正午過后暖人的陽光,懶洋洋的,愜意不已。我小跑著,“右拐----直行,穿過兩棟樓----左拐……”,我在心里默念。遠處有一株玉蘭花樹,漫樹紫海;以及它濃郁的幽香,讓我百米外便嗅到了屬于它的芬芳。

樹下有兩個小女孩,小小的影子,仿佛就要被頭上沉甸甸的紫色花海淹沒似的。我一笑,加緊了步伐。“啊哈!”那兩個家伙跳起來,一把拉過我的手,“‘鍋巴’還沒下來呢,喊她吧?”“好呀!三——二——一——”,三個小女孩仰著頭,望向二樓那扇快被玉蘭花遮擋的窗戶,扯著嗓子喊著,“鍋巴--”,余音繞梁,稚嫩的聲音久久回蕩耳畔,我出神地盯著那窗,一陣沉寂。

忽然,聞聽幾耳搗鼓的雜聲,樓道里昏黃的老燈亮了,一個扎著兩個麻花辮的小女孩輕快地跳下最后一階樓梯,向我們飛奔而來,擁入我們的懷抱。喧鬧之中,我從樹下腳邊輕輕拾起一片剛落下的花瓣,捧在手心,向她們一伸:“你們看呀,它的顏色是漸變的誒……”話音未落,四個小腦袋不約而同地探向中間,待我剛剛察覺---還來不及制止,便傳來一聲悶響----它們撞在了一起。四個人抬起頭來,面面相覷,齊聲笑了起來,午后溫陽灑落每個人的臉龐,一陣陣歡聲笑語縈繞耳畔……

五年之后,四個小女孩各奔東西,只剩那玉蘭花樹后的小女孩仍居住在院里,但我每年春天都會回到“老地方”,我們會在那里相聚,徜徉于紫色的花海芬芳盈漫之中。

今年春天,我再次光顧了熟悉的院落,拜訪了我們的老朋友——仍舊綻放得燦爛、彌漫著芳香的玉蘭花樹。我們三人仰起頭,凝視著那窗,頓了一下,大聲喊著,“鍋巴——”仍然是一陣靜默……恍然間,昏黃的老燈猛地亮了,費力地閃爍著,一個女孩走了出來,滿臉驚訝與欣喜,我們與她相視一笑,什么都沒說……

無言中,我們都懂得,那株屬于我們的辛夷花樹依然綻放,正如我們一樣。即使是天涯海角,也會銘記著春天里玉蘭花樹的盛放,銘記著我們彼此,銘記著這里的一切。

我深深凝望著身邊的這株玉蘭花樹--恬淡,自然。她是四人春天的銘記,她在,我們就在。

 

來源:北京晚報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阿里彩票群 嘉荫县| 新乡市| 高唐县| 固始县| 佛坪县| 武鸣县| 霸州市| 禹城市| 志丹县| 水城县| 安溪县| 浮山县| 罗田县| 如东县| 山阳县| 安顺市| 芦溪县| 林口县| 马公市| 临夏市| 华宁县| 凤阳县| 永泰县| 林甸县| 来凤县| 花垣县| 曲麻莱县| 四平市| 高唐县| 平果县| 于都县| 拜城县| 新巴尔虎右旗| 湖南省| 峨眉山市| 曲松县| 昭苏县| 徐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