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深讀 > 觀點

高考在即奈何樓下“鑼鼓喧天” 盼北京方莊體育公園噪聲擾民盡快治理

2019-06-05 09:06 編輯:TF008 來源:北京晚報

臨近高考,6月初這幾天,是考生們最后的沖刺階段,相關部門各司其職,嚴格治理噪聲擾民問題。記者調查發現,同是噪音污染,同是有法可依,廣場舞、露天卡拉OK,這類問題治理起來,卻比施工噪聲更難,這類噪聲沒有“工期”會一直持續,治理后反彈性強,更重要的是,執法人員所面對的,是數以百計的老年人,勸導成了唯一的辦法,不聽也無奈。近期方莊體育公園周邊百姓再次提起了公園噪聲擾民問題,高考這個特殊的時間點,居民們尤其盼著問題能盡快治理。

景一鳴 攝

幾乎沒有消停的時候

“最嚴重的時候,震得玻璃都顫,考生怎么復習?”根據周邊居民訴求,前天晚上,記者趕往方莊體育公園,隔著馬路,便已經能聽到公園里的“鑼鼓喧天”。

晚6點以后,是公園里最熱鬧的時候。公園廣場上,至少有5個正在跳廣場舞的中老年人群體,為了避免相互干擾,所用的音箱無論個頭大小,都“拼盡全力”,伴奏一聲高過一聲。公園的小樹林里,露天卡拉OK也開場了,有居民自備音箱、調音臺、顯示器,其他居民一首接一首。載歌載舞,從晚飯后到晚10點半前,幾乎停不下來。

“從早8點開始,到晚10點半,噪聲不停,考生、居民都受影響!”周邊芳古園小區居民講述,每天早上8,公園的游樂設施最先“發聲”,各種電子音效樓上聽得特別清楚,到9點,大大小小的合唱團聚集而來,足有幾百人,不只是唱歌,現場還有電子琴、長短號、鑼鼓的伴奏,攪得人心煩意亂。過了中午廣場舞便進場了,到晚上還有卡拉OK,一天下來沒有消停的時候。

“公園里還不定期搞各種活動,幾個大音箱摞在一起,吼起來家里窗戶都跟著顫!”本周一晚上,公園里就有這樣的活動,居民們最終無奈報警。長期以來,在周邊小區,忍耐、要求相關部門協調、報警、再忍耐,這樣的流程不斷循環著。公園里分明有街道拉起的橫幅,勸導大家將噪音控制在70分貝以下,可也無濟于事。

記者現場詢問居民得知,原來唱歌跳舞提供設備也不全然是“為民服務”,卡拉OK五元3首,一些廣場舞也收電費,十元包月,有居民也質疑這樣的現象涉嫌經營。“我們舉報過,但是調查取證很難,現在都微信支付了,你現場拍一張收錢的照片再舉報,沒戲。”

“這就是近兩年來發生的問題!”居民們記述的這個時間范圍內發生了什么?方莊體育公園為何一下成了眾矢之的?記者調查發現,近兩年來,北京各大市屬公園都加強了對噪音問題的控制,以天壇公園、北海公園為例,所依據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噪聲污染防治法》、《北京市環境噪音污染防治辦法》、《北京市旅游條例》(草案)《北京市公園管理條例》等,具體實施,不但有公園管理人員的勸阻,還有展板宣傳等等一系列辦法,大型廣場舞、合唱團逐漸從市屬公園“退潮”。

反觀方莊體育公園,類似的管理也有,但相對薄弱,“都是百姓的娛樂,管不了啊。”公園內的安保人員在露天卡拉OK旁,聽了3首曲子,沒敢說一句話。同時記者發現,方莊體育公園鄰近地鐵蒲黃榆站,交通便利,現場詢問,來唱歌跳舞的居民不僅有從各大市屬公園“轉戰”而來,更有南5環、南6環的居民慕名而來。

樓上樓下兩種“聲音”

方莊體育公園周邊有芳古園一區、二區、芳城園二區、都是高層建筑居民樓,其中芳古園更是和公園僅隔一條窄馬路。高層居民樓多面環繞,成了立體音響,公園里的各類噪音,就好似在山谷間回蕩,久不消退。

“樓里不是沒有高考的孩子,有的都搬出去住了。”對于公園里的噪音,樓上的居民甚至稱“鬼哭狼嚎”,記者實地探訪發現,這種形容并非全然是對歌者、舞者的不敬。站在公園里聽,且能分辨四面的聲音,來公園里唱歌的人,水平都是相當不錯的,跳舞所選擇的伴奏,也多是耳熟能詳的歌曲。可來到居民樓里,尤其是往高層走,聲音就完全不一樣了,各類聲音混雜在一起涌上來,所能聽到的只有燥人的鼓點,以及帶著顫音的“哎和啊”,有那么幾秒甚至覺得有點恐怖。環境噪聲限值,居民住宅晝間不超過55分貝,夜間不超過45分貝。對比看,90分貝,這是居民用軟件在自家測出來的數值,“這個數值當然不能代表官方的測定,但是一個老年人,專門學智能手機,專門找人給下載軟件來測分貝,這是多大的動力?”

“我們希望公園的管理方能加強對噪音問題的控制,但很多吵人的活動,甚至都有公園管理方的參與,這么看他們可能真的沒有底氣管。”樓上的居民對樓下的噪音難以忍受,甚至幾次發生口角。樓下唱歌跳舞的人也有他們的心聲,“我們覺得老年人的生活應該是豐富多彩的,唱歌跳舞也不算不健康的娛樂需求,但是容我們娛樂的地方越來越少,怎么辦?”

為保考生 今天開始有新辦法

記者注意到,方莊體育公園的噪音問題已經不是首次得到關注,早在大量廣場舞匯聚而來之前,就因為響鞭等各類噪音問題多次占據新聞版面。記者從方莊地區辦事處了解到,多年來,地區辦事處從未間斷過對該問題的關注,一直在想盡辦法治理,但也坦言,有時捉襟見肘。

工作人員介紹,方莊體育公園非市屬公園,產權單位為首開集團,但公園的實際管理則租賃給另外一家公司,為解決噪音污染問題,街道已經給管理方發函。平日治理時,執法人員所面對的,是大量老年人,只能以勸導為主。今年4月11日,地區辦事處因噪音問題召開協調會,參會的由居民代表、產權單位、租賃方、屬地派出所、城管等各相關部門,協調會上也制定了相關的解決辦法,比如加強宣傳,在公園里增加條幅,加強管理,管理人員會在晚9點以后入場勸導等等。5月24日,武裝部、平安建設辦公室工作人員到現場與唱歌、跳舞的居民見面,現場進行宣傳、勸導。

“為了保障考生,我們今天也會有新一輪的措施。”工作人員表示,從今天上午開始,平安建設辦公室工作人員將趕到現場,對來公園搞合唱的團體告知說明,要求至少在高考這幾天,暫停來公園活動。同時也要求公園管理方用電子屏幕進行宣傳,加強管理,避免廣場舞、卡拉OK繼續干擾考生、居民。

在社區論壇中,記者看到,方莊體育公園除了球類賽場,還有健身步道,除此之外,到底還有什么項目符合“體育”這一主題,一直是網友爭論不休的問題。

從現象破題 源頭治理

昨晚宋家莊地鐵站I口外的小廣場上,有個奇怪的現象,周邊居民王先生反映,這個小廣場平日也是廣場舞云集的地方,昨晚小廣場旁來了多名安保人員,對來跳舞的居民進行勸阻,但噪音卻沒止住。從居民們拍攝的現場視頻來看,廣場上空無一人,但音樂伴奏仍然震天響。“那個放音樂的人平時就是領舞的,廣場上沒人音樂也照放,聲音比平時還大,這不抬杠么!”

由此可見,噪聲的源頭不是唱歌跳舞,而是大大小小的音響、伴奏設備,很多市屬公園在治理相關問題時都注意到了這一問題。“我們防治的是噪音污染,不是老人們的娛樂活動,這個一定要分清楚!”北海公園管理處工作人員介紹,除了安裝噪音分貝測試儀,加強宣傳外,公園限定,禁止大于A4紙的音響設備進入公園,禁止管弦樂器及打擊樂器進入公園。

實地探訪,走在各大市屬公園內,加強管理后并不是一片死寂,老人們在不干擾其他人的情況下,仍然可以唱歌跳舞,一部小錄音機發出的聲音,半徑十幾米外幾乎就沒什么干擾了。

對于廣場舞、卡拉OK帶來的擾民問題,北京市政協委員朱良談到,廣場舞、露天卡拉OK擾民,確實是一個普遍性問題,也是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不能說無法可依,國家、北京市層面的《噪音污染防治辦法》同樣生效,但相較于工業噪音污染,所面對的不是企業,而是老年人群體,基數還很大,主要的辦法還是勸導、宣傳。實質上也存在利益問題,居民和跳廣場舞的人利益不統一,總有一方利益受損,問題才難以權衡。至少在高考這個特殊的時間點上,建議各相關部門加強管理,甚至成為一種長效機制,即在高考及高考前一周內,明令禁止類似噪音污染較大的娛樂活動。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景一鳴 文并攝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阿里彩票群 蒙自县| 华容县| 启东市| 济源市| 新郑市| 神池县| 平利县| 垫江县| 静乐县| 大同市| 东光县| 江孜县| 威宁| 沅江市| 北安市| 开封县| 彭水| 桐庐县| 资源县| 赤壁市| 武夷山市| 庄河市| 嘉善县| 新兴县| 枝江市| 舟曲县| 弥渡县| 山丹县| 宕昌县| 江陵县| 天峨县| 桓仁| 子洲县| 高尔夫| 林口县| 玉屏| 长治市| 新蔡县|